<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7
        伊迪看着少年因为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阳光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不禁微微皱起眉头。

         已经七天了,伊迪对塞恩勒该做的不该做的全都做过了,就连溪澈那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看见奄奄一息的塞恩勒也忍不住吐槽——

         “实在是太惨烈了啊”、“伊迪大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手辣呢”、“塞恩勒被你折磨成这个样子惟森看见了大概会心疼得要死吧”……

         每天陪在伊迪身边的布莱特倒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于是溪澈又忍不住吐槽布莱特和伊迪——

         “伊迪大人是用什么办法驯服布莱特大人的啊布莱特大人对伊迪大人还真是千依百顺呀”、“看见自己的孩子被爱人虐待成这个样子居然还可以用实际行动表示支持吗”、“布莱特大人很厉害嘛不过伊迪大人好像更厉害哦”……

         经过这七天的“了解和交流”,伊迪当然看得出来塞恩勒是真的喜欢惟森,喜欢到失去了就会死的程度。如果伊迪说自己无动于衷那肯定是假的,但是惟森白皙的肌肤上那个清晰的紫黑色契约印记还是让伊迪耿耿于怀。

         “‘同生契’是在惟森无意识的时候你强行跟他签订的么?”

         “嗯。”

         “惟森至今还不知道你居然跟他签订了那样的契约吧?”

         “嗯。”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爱他。”

         “从你会强行跟他签订这种契约来看……惟森应该是不爱你的。”

         “那就让他爱上我。”

         “是这样么……惟森不爱你,所以你才会强行让他爱上你。”

         “嗯。”

         “真是个坦诚又任性的孩子啊……”布莱特在一旁看着伊迪和塞恩勒,他轻声点评了一句,然后有些遗憾地说道,“不过,或许你很快就需要为你的坦诚和任性付出代价了哦。”

         塞恩勒无所谓地微笑,由始至终他只主动问过伊迪一句话,“他没事吧?”

         伊迪也微笑,“我当然舍不得让他有事。”

         塞恩勒盯着伊迪跟惟森至少有六七分相似的脸庞,片刻之后他仍然微笑,“那就好。”

         说实话,对话进行到这里的时候,伊迪心里已经不那么抵触塞恩勒了。

         所以现在看着银发少年有些苍白消瘦的小脸,伊迪更加心软了。他的指尖缓缓划过少年的眼角,轻声说道,“惟森,你乖乖把晚餐吃完,明天我会让塞恩勒来看你的。

         少年的眼睛顿时亮了亮,他忍不住小声问道,“塞恩勒……他没事吧?”

         “嗯。”伊迪想起现在正命悬一线的塞恩勒,他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神情和语气没有半点儿心虚,“他现在很好。”

         “那就好……”惟森喃喃细语。

         伊迪听着惟森和塞恩勒如出一辙的话语,禁不住微微勾唇。他坐在惟森对面看着银发少年一口一口将晚餐吃掉,忽然开始觉得事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既然塞恩勒和惟森——两人签订契约已经是不可扭转的事实,伊迪再怒不可遏也不能真的将塞恩勒杀掉。先不说他杀掉塞恩勒会让惟森也无法活下去——即使惟森能活下去,但是塞恩勒毕竟是布莱特的孩子,伊迪尽管再心狠手辣也还是舍不得杀掉自己爱人的孩子。

         所以……如果塞恩勒真的喜欢惟森并且会一直对惟森好的话,伊迪还是可以接受他们在一起的。

         更何况,不知道是因为契约的作用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东西,总之惟森现在也很依赖很眷恋塞恩勒就是了,没有了塞恩勒这个孩子估计是真的活不下去了吧……

         伊迪一边暗地里下定决心,一边却又忍不住咬牙切齿——他家孩子这一辈子算是被布莱特家的臭小子给毁掉了!

         **

         惟森又失眠了。

         漫长的夜里惟森醒了整整五遍,其中三遍是冻醒的,另外两遍是莫名其妙就醒了过来。

         事实上现在的天气并不冷,裹着被褥的惟森更是觉得整个人都暖融融的。然而惟森醒过来的时候又确实有一种手脚发凉、浑身冰冷的错觉。

         “塞恩勒……”少年用被褥蒙住小脸轻声嘟囔着,“真是讨厌啊……都怪你害得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你让我身边没有了你就睡不着觉的……”

         过了一会儿,少年慢慢将被褥拉下来。他用脸颊贴着柔软的被褥,睁大眼睛继续喃喃自语,“塞恩勒,可是现在我想要你在我身边陪着我一起入睡怎么办……没有你抱着我的夜晚真的好冷呢……”

         少年渐渐闭上了眼睛,粉嫩的嘴唇微微张合,“真的……好冷……”

         第二天塞恩勒见到惟森的时候,少年正裹着厚厚的被褥将身体蜷缩成小小一团,他抱着膝盖坐在床最角落的位置,尖尖的下颌搁在手臂上,微微歪着脑袋正处于熟睡中的状态。

         伊迪昨天在惟森面前说了“塞恩勒现在很好”这种话,于是今天出现在惟森面前的塞恩勒也确实很好,浑身上下完好无损,看不出半点儿被虐过的痕迹。

         不得不说伊迪做得非常好,完全不留痕迹的做法——只要惟森看不出塞恩勒有异样那么肯定不会提出疑问,而惟森不问的话塞恩勒绝对不可能主动跟惟森提起这种会让惟森感到揪心的事情。

         ——并不是不想破坏伊迪和惟森之间的父子感情,塞恩勒只是纯粹不想让他家宝贝儿难受而已。

         塞恩勒靠近角落正想伸手搂住那一团小小的东西,少年却猛然惊醒了过来。塞恩勒的动作于是微微顿了顿,片刻后改为轻轻捏了捏少年白嫩的脸颊。

         “宝贝儿好像瘦了呢……”

         惟森茫然地睁大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过了一会儿,少年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爪子,小心翼翼地将手心贴上了男人的脸颊。

         ——很温暖很真实。

         少年于是眯眼笑了,疲惫困倦的感觉随即涌了上来。少年轻声喊着,“塞恩勒……”

         塞恩勒因为少年小心翼翼的举动和心满意足的笑容而怔了怔,他无意识地回应少年,“嗯,我在。”

         “你过来。”少年理所当然地吩咐,人累了总是容易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好冷,睡不着……我想要你抱我。”

         “好……”

         塞恩勒看着主动凑过来蜷缩在他怀里的少年,他微微勾起唇角,低头在少年洁白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于是完全忘记了敲门、贸然跑进房间里的溪澈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虐狗的画面。

         “真是柔情蜜意啊……”小女孩儿睁大眼睛看着快要融为一体的两人,小声揶揄道。

         塞恩勒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然后抱紧怀里软乎乎的少年,继续看着少年恬静的睡颜一言不发。

         “索妮娅大人吩咐我来将惟森带过去见她……哎呀我只是执行索妮娅大人下的命令而已啦,不要用这种充满敌意的眼神看我嘛真是的……”溪澈嘟囔,“既然惟森睡着了我当然也舍不得把惟森弄醒啊……这样好了,我会将情况如实告诉索妮娅大人的,至于现在……塞恩勒大人你就陪惟森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

         相比塞恩勒和惟森这边的温馨甜蜜,爱莉丝和络络过得也并不逊色。

         索妮娅不是个善良的女人,但她绝对是个温柔的母亲。尽管在这之前爱莉丝最后一次见到索妮娅是在十岁那年。

         那一年的某一天,爱莉丝的父亲布莱特和母亲索妮娅几乎是一起消失了。年仅十岁的爱莉丝不知道他们消失的原因,她只知道从父母消失的那一天开始,她的两个哥哥似乎同时背负上了某种艰辛的使命。

         爱莉丝从来不是个乖巧的妹妹,但她却绝对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妹妹。所以她没有问她的两个哥哥他们的父母去哪里了,也没有问那个被她的两个哥哥背负上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后来,爱莉丝渐渐知道了很多事情——

         比如赛斯尔的使命是屠杀并毁灭第二城的掌权家族——米洛克家族。

         比如塞恩勒的使命是将第三城变成卡兰家族的所有物,只是必须得用温和一些的方法,尽量不要伤害到太希特家族的继承人们……

         比如赛斯尔和塞恩勒的共同使命是——让整个异世大陆成为他们卡兰家族的东西。

         这种时候爱莉丝就成为了赛斯尔和塞恩勒不可或缺的助力,因为爱莉丝深谙远古契约术,而在契约术中爱莉丝最经常用到的就是“主仆契约”。

         只要成立了主仆契约,无论契约双方是主动还是被动,契约中的仆人从此会不由自主地遵从主人的命令,只要脑海中出现丝毫不利于主人的想法,仆人就会坚定地认为这是一种罪过。

         契约术——出自“辅助系”魔法,辅助系魔法师在异世大陆上早就绝迹了,现在甚至连知道辅助系这个系别存在的魔法师也所剩无几。而卡兰家族三兄妹中也只有爱莉丝遗传到了母亲索妮娅的辅助系魔法天赋。

         所以爱莉丝对外一直都只是防御系魔法师,知道爱莉丝还是辅助系魔法师的人并不多,除了爱莉丝的父亲布莱特、母亲索妮娅、两位孪生哥哥赛斯尔和塞恩勒,知道的人就只有她的恋人络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