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9
        “反应真是大啊……”溪澈眉眼弯弯地看着脸色惨白的缇娜,“听见惟森这么说,你很失望对吧?”

         溪澈就坐在缇娜旁边,她的声音不大,所以这句话也没有多少人听见。缇娜完全无视溪澈的揶揄,只是抬起眼睛呆呆地望着远处五官精致的少年。

         “塞恩勒,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可以的。”进行晚餐的过程中,惟森忍不住对一直在照顾他的塞恩勒说道,少年的脸还是有些潮红,“难道你不饿吗?”

         “没关系,现在我先喂饱宝贝儿,回去宝贝儿再喂饱我。”塞恩勒朝他微笑。

         惟森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禁不住有些恼羞成怒。少年自暴自弃地嘟囔,“那我还是不要你了……我喂不饱你的。”

         “不,只有宝贝儿能喂饱我呢。”塞恩勒说这句话时刻意将声音压得很低,声线透出了一种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

         惟森不想理他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这么暧昧的声音说出这么暧昧的话真是最讨厌了!

         倒是一直在暗暗观察主仆夫夫的伊迪大人还算满意——

         夫夫恩爱程度ok

         夫夫甜蜜程度ok

         夫夫黏糊程度ok

         夫夫幸♂福程度ok(喂什么鬼……)

         塞恩勒宠溺惟森程度ok

         塞恩勒疼爱惟森程度ok

         塞恩勒纵容惟森程度ok

         塞恩勒爱♂上惟森程度ok(喂你够了……)

         ……

         沉寂的晚餐时间渐渐过去,最先离开餐桌的人的是索妮娅。溪澈见状走到惟森面前甜甜地微笑,“惟森,索妮娅大人想要单独见见你。”

         “索妮娅……大人?”惟森神情懵懂目光茫然。

         “索妮娅是我的母亲大人。”塞恩勒想起那个温柔优雅又美丽高贵的女人,声音低缓。

         “你的……母亲大人?”惟森诧异地看着他。

         “嗯。”塞恩勒微笑,“宝贝儿去见她吧,没关系的。”

         惟森闻言却莫名的有些紧张不安,“可是你的母亲大人为什么突然想要见我?我去见你的母亲大人应该注意些什么吗?还有……我不是需要事先准备一下的吗……”

         “什么都不需要呢,宝贝儿。”塞恩勒凑过去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连我这种人都认为我的母亲大人是个很好很温柔的女人……所以宝贝儿完全不必感到紧张不安。”

         “对啊,索妮娅大人是个很温柔的母亲呢,所以惟森你不用摆出一副‘天呐马上就要见家长了好担心啊好忐忑啊’的神情。”溪澈忍不住在一旁笑着调戏少年。

         “好吧……”惟森不自觉地咬唇,他没有否认自己的紧张,只是看着塞恩勒小声说道,“那我走了……”

         “离开之前难道就不需要跟我说一声吗?”伊迪眯眼,他伸手捏了捏少年的脸颊,神情懒散,“你眼里就只有你家恋人吗?”

         看见少年白嫩的脸颊被他掐得微微泛红,伊迪蹙起眉头,开始后悔他是不是太用力了……

         “不是的,父亲大人……”

         惟森见伊迪皱眉似乎不太高兴的样子,禁不住有些急切地开口想要解释。伊迪却忽然摆手打断少年的话。

         “不用解释了,你快去见索妮娅吧。只是单独去见恋人的家长而已,不要扭扭捏捏像个女孩子似的。”

         “……是,父亲大人。”惟森轻声答应着,转身跟溪澈离开的时候却忍不住有些委屈地瘪了瘪嘴。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布莱特微笑着给出评价,紧接着他收敛笑容,看向正在注视着少年的背影的塞恩勒和仍然一脸不高兴的爱莉丝,“塞恩勒,爱莉丝——我有事情要问你们,你们跟我过来。”

         伊迪并不关心布莱特找塞恩勒和爱莉丝到底有什么事情,横竖这两只都是布莱特的孩子,布莱特单独见自己的孩子还能做些什么?

         更何况伊迪现在也准备单独见一见自己的另一个孩子——雷诺。

         **

         “索妮娅大人,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就是塞恩勒喜欢上的那个孩子?”索妮娅看着面前气质纯洁的少年,笑容柔和,“你叫惟森对吗?你跟塞恩勒一样喊我母亲大人好了。”

         “好的,索……母亲大人。”惟森抿唇点头,神情明显有些拘谨。

         “你很紧张吗,惟森?”索妮娅微笑,“看来我让你感到很害怕呢……”

         “不是的……”惟森急忙解释,慌乱之中有些口不择言,“塞恩勒对我说你是一位很好很温柔的母亲,但是……因为你是塞恩勒的母亲我才会这么紧张的……啊不对,索妮娅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别急孩子,我明白你想要表达的意思。”索妮娅看着少年焦急之下小脸通红的样子,她轻轻地笑了,善解人意地替少年缓解尴尬的气氛,“原来在塞恩勒眼里我居然是个这么优秀的母亲吗?”

         “嗯。”惟森点头,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塞恩勒提起索妮娅时的神情,“塞恩勒他……大概是很喜欢你的吧……”

         “我也很喜欢塞恩勒这个孩子呢。”索妮娅语气温柔,“但是今天我找你来,并不只是为了说塞恩勒的事情。”

         “嗯?”惟森懵懂地看着他。

         “来,惟森。”索妮娅站起来绕到少年身后,她的手指划过少年的脊背,轻轻按在了某一处,“你先把衣服解开,让我看看你身上的契约印记。”

         索妮娅清晰地感觉到少年的身体微微僵了僵,但紧接着少年还是顺从地解开了身上魔法袍,尽管少年紧抿薄唇皱着眉头神情沉默。

         紫黑色的图腾很快展现在索妮娅眼前,索妮娅看着少年光裸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刺眼的契约印记,忽然明白了罪过为什么会被称之为罪过。

         她的指尖划过少年洁白的脊背,最后落在那唯一的瑕疵上面,声音轻柔语气惋惜,“塞恩勒那个孩子还真是狠心啊,居然用了这种契约印记,而且这种象征着低贱的图腾印在这么漂亮的身体上实在是太罪过了……”

         索妮娅看着少年,目光真挚语气诚恳地道歉,“很抱歉呢惟森,这种契约一旦签订了就连我也没有办法解除。我猜测帮助塞恩勒完成这个契约的魔法师大概是爱莉丝,所以我替我的两个孩子向你表示歉意……”

         这下子惟森是真的受到了惊吓,他睁大眼睛看着朝他深深鞠躬的女人——高贵、美丽、优雅,可是现在这个女人为了她的孩子居然这样姿态卑微地向他道歉……

         惟森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连塞恩勒那种冷酷无情的男人也会说索妮娅是个很好很温柔的母亲。

         因为……真的很好很温柔啊……

         “没关系的,索妮娅大人。”惟森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扶她,“毕竟……这种事情也不能怪你啊,当然我也不会责怪塞恩勒和爱莉丝……”

         索妮娅忍不住将少年揽进怀里,她看着因为她这个动作而手足无措的少年,抿唇微微一笑,“惟森,你是个好孩子,只不过总是记不住我说的话——不是让你不要称呼我为‘索妮娅大人’吗?”

         惟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伸手回应了索妮娅这个象征着亲情的拥抱。

         “嗯,母亲大人。”

         **

         惟森见过索妮娅以后坚定地拒绝了溪澈“护送”他回去,但是很快惟森就后悔了。

         惟森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的金发少年,他微微皱眉,“你……雷诺?”

         “是我。”雷诺面对惟森站着,他双目紧闭面无表情,“惟森,你不是很讨厌我、甚至想要杀掉我么?”

         惟森盯着雷诺紧闭的眼睛,他站在原地抿起薄唇一语不发。

         “怎么?不敢杀我么?”雷诺讥诮地笑了起来,“还是你想要在父亲大人面前伪装出一副乖巧纯良的样子、害怕被父亲大人发现你残害亲兄弟?你是担心你会因此失去父亲大人的宠爱吧?”

         惟森一动不动地听着雷诺讥诮的话语,他没有见过伊迪凶残暴戾的一面,所以他从来都不认为伊迪有多么宠爱他。

         “但是很遗憾呢,惟森。”雷诺冷笑,“父亲大人刚才单独对我说,如果我可以杀掉你,我就可以取代你的位置……所以抱歉了惟森,属于父亲大人的宠爱,我也很想得到啊……”

         惟森猛然睁大眼睛死死地瞪着雷诺,他难以置信地喃喃低语,“父亲大人他……”

         “感到难以置信吗?”雷诺听着惟森溢于言表的错愕,他愉快地笑了起来,言语却是格外恶毒,“你以为你在任何人心目中都是无可取代的吗?你以为你真的有那么干净那么纯洁吗?别忘了你只是一个被男人上过的……”

         “雷诺,你闭嘴!”惟森忍无可忍地打断雷诺的话,他眯眼,目光阴凉语气冰冷,“不是想要杀掉我然后取代我的位置吗?没必要说那么多废话!只要你能做到——那就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