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5
        野外任务生存小队被称作“摩达拉小队”,因为小队队长的名字叫做摩达拉。

         摩达拉看见被溪澈带回来的四个人有些诧异,他忍不住蹙起眉头,赶紧拉过溪澈轻声问道,“这四个人……是怎么回事?”

         “这四个人啊……分别是塞恩勒大人、惟森大人、爱莉丝大人、络络大人。”溪澈向摩达拉一一介绍。

         “可是伊迪大人给出的‘邀请名单’上似乎没有他们吧?”摩达拉疑惑地问道。

         “确实没有呢。”溪澈眉眼弯弯,“他们是我额外邀请的人哦。”

         摩达拉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没有继续提出疑问。溪澈虽然看起来只是个小女孩儿,但是深得布莱特大人和伊迪大人的信任和器重,他是没有资格去质问溪澈的。

         塞恩勒看见临时加入到摩达拉小队的高阶魔法师时有些惊讶,因为这些高阶魔法师的名字居然大多数都是他听说过的——

         第四城的城主大人东尼亚,第五城的城主大人爱特,第七城的城主大人玛德,第九城的城主大人比盖,第十城的城主大人巴拉克。

         塞恩勒再次见到雷诺时还是挺诧异的,并不是因为在这种时候见到雷诺,而是因为……雷诺的双眼居然瞎了。

         不过诧异归诧异,事实上塞恩勒并不喜欢雷诺那双和惟森异常相似的眼睛,所以雷诺再也无法睁开双眼对于塞恩勒来讲其实是一件挺值得高兴的事。

         “原来你没有杀掉雷诺么,塞恩勒。”

         惟森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安静地站在玛德身旁的雷诺。塞恩勒神情无奈地回答道,“抱歉,这确实是我的失误呢,宝贝儿。在那个时候我以为雷诺已经死了,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没关系啊,塞恩勒。”惟森轻笑起来,笑容显得格外天真无邪,“既然雷诺还活着,那就让他再死一次好了。”

         惟森一直都相信自己是善良的,尽管这种善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怯懦。但是对这个一度想要毁掉他杀掉他的兄长大人,惟森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惟森自嘲地笑,尽管平时表现出性格单纯心地善良的样子,可他骨子里果然还是有残忍和冷酷的成分啊……

         但是塞恩勒并不觉得惟森这句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微笑,“宝贝儿说得也是呢。”

         塞恩勒和惟森对话的声音并不算小,所以不远处的雷诺当然听见了。雷诺暗自咬牙,但是他不能表现出丝毫异样,因为他在玛德面前用的名字一直都是“尼诺”,无家可归无处可去无依无靠的、可怜的尼诺。

         即使上次在奥尔城他借用玛德的力量去戏弄惟森,用的也是“他曾经也想这样戏弄我”这种理由。幸好玛德对他的话一向都是深信不疑的,听他这么说玛德也就纵容了他的“恶作剧”。

         尽管因为雷诺这个“恶作剧”,玛德的损失颇为惨重……

         “那么要过去打个招呼么,宝贝儿?”塞恩勒轻声询问少年。

         “有这个必要么?”少年眼角微挑,斜斜地朝他看过来,“我讨厌他,他也不喜欢我,更何况现在他也看不见我了不是么……”

         “唔……难道宝贝儿不认为这种时候很适合幸灾乐祸或者是落井下石之类的么?”塞恩勒眯眼微笑,因为少年勾人的目光而蠢蠢欲动的指尖轻轻划过少年上挑的眼角。

         “没有这个必要。”少年说话的语气凉凉的,连带看向塞恩勒的眼神也凉飕飕的,“塞恩勒,你考虑的事情还真是多啊……”

         “不,事实上是宝贝儿太善良了呢。”

         他的主人还是太纯良了,明明看见厌恶的人落魄,他的主人居然一点儿幸灾乐祸或者过去落井下石的想法也没有,只是冷冷地说着“既然还活着那就让他再死一次好了”……

         果然是干净纯良的冷酷、和天真无邪的残忍啊!

         真不愧是他的主人——

         他家宝贝儿。

         **

         “塔诺斯,果然是这样吗……”

         灯火通明的房间里,赛斯尔面无表情地坐着。他眯眼,紧紧盯着不远处身姿修长的青年,眼底渐渐冷凝成一片冰封。

         这种时候塔诺斯反而笑了出声,他放下手,露出金色的发丝后面一双漂亮的眼睛,“赛斯尔,所以你是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的对么?”

         赛斯尔缓缓摇头,“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明明料到迟早会有这一天却还这么固执地将我囚禁在你的身边……赛斯尔,我应该说你太过骄傲自负还是应该说你简直愚不可及呢?”

         “或许我是真的愚不可及吧……”尽管赛斯尔的目光已经凝结成冰,但他的嗓音仍然低柔和煦,“而我最愚蠢的——就是我对你居然爱得那么深那么沉,让我甚至愿意尝试去相信你是心甘情愿留在我的身边……”

         “心甘情愿?自欺欺人很好玩么,赛斯尔?”塔诺斯冷笑,“在你屠杀了我整个家族以后,这个词语就再也不可能形容在我们身上了。我宁愿从一开始我就眼瞎了,因为那样我就不会爱上你了,赛斯尔大人。”

         “成王败寇——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的。”赛斯尔轻声说着,他走过去缓缓亲吻青年冰凉的唇瓣,“所以你没得选择,塔诺斯。我要将你永远囚禁在我的身边,你的心你的身体你的一辈子……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因为它们将会逐一染上属于我的气息。”

         “真是残忍啊……”塔诺斯慢慢回吻着他,轻声笑着。

         “是的,很残忍。但是你应该最了解我的性格。”赛斯尔轻声重复着,“塔诺斯,所以你没得选择。”

         “是啊,我最了解你的性格……所以我没得选择……”塔诺斯呢喃,青年漂亮的眼睛里清晰地映出了赛斯尔的脸庞,“我不需要选择,我只想要你告诉我——其实第二城的魔法匣子根本就不在这里,对么?”

         “是谁告诉你第二城的魔法匣子在这里的?”赛斯尔眯眼,他语气讥诮,“这可不像你呢,塔诺斯,真是容易被欺骗啊……”

         “那么……第二城的魔法匣子到底在哪里?”塔诺斯轻声问道。

         “当然是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赛斯尔的指尖划过青年诱人的锁骨,他随手把青年身上的魔法袍撕裂,紧接着强势地将青年抵上了他身后精致华美的雕花木门。

         **

         赛斯尔主动联系塞恩勒的时候,塞恩勒并不觉得诧异。

         看见身旁的银发少年已经沉静入睡,塞恩勒拉起少年绵软的小手轻轻吻了吻少年的指尖,这才小心翼翼地起来走到一旁。

         “有什么事儿么赛斯尔?”塞恩勒微笑,明知故问。

         赛斯尔却压根儿不吃他的这套儿,直接问道,“塞恩勒,是你对吧?”

         既然对方已经看破了一起,那么再继续装下去也没意思了。于是塞恩勒眯眼,决定实话实说,“不,当然不是我。赛斯尔,你认为塔诺斯会相信我说的话么?”

         赛斯尔闻言禁不住皱眉。

         “说起这件事儿还是得怪塔诺斯呢,我相信他利用我家宝贝儿已经不止一次了。”看着不远处熟睡中的少年,塞恩勒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这次同样是塔诺斯利用我家宝贝儿,只不过……”

         “只不过你欺骗了惟森,故意让惟森将错误的情报告诉塔诺斯。”赛斯尔冷笑,“还真是好算计啊塞恩勒,居然连你家宝贝儿也一块儿欺骗了么?”

         “只要谎言永远不被揭穿,那么就会变成事实。”塞恩勒的回答没有半点儿迟疑,“更何况,我只是想让自己愚蠢的兄长大人看看跟你情深似海的爱人的真实面目而已,兄长大人还真是是非不分呢,居然用这样的语气来质问我吗?”

         “我的爱人的真实面目是怎么样的我比你更清楚,所以我们之间的事情完全不需要你费心。”赛斯尔冷冷地看着他,“事实上你这么做更多的只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恶趣味吧,塞恩勒,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好吧,既然兄长大人这么发话了,那么——如你所愿。”

         最后,塞恩勒眯眼,露出无所谓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