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2
        塞恩勒刚刚走进卧室关上房门,就听见浴室的方向传来一阵剧烈的水声。他有些诧异地走过去打开浴室的门,就看见他家宝贝儿涨红了脸跪坐在地面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

         塞恩勒的呼吸立刻变得有些急促粗重,他勉强压抑住身体上的蠢蠢欲动,微笑问道,“宝贝儿怎么了?”

         “塞恩勒?你、你回来了?”银发少年明显有些惊慌失措,脸也更加红了,“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不小心、不小心就摔了一跤,因为、因为浴室的地面实在是太滑了……”

         “宝贝儿真是……”塞恩勒扶额低笑起来,他没办法继续感慨下去了,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将少年扶起来。

         “唔、疼……”

         惟森站起来后才发现右脚的脚踝处似乎扭伤了,因为他的右脚刚刚触碰到地面,一阵剧烈的疼痛就涌了上来。惟森条件反射地紧紧抱住了塞恩勒的腰身,防止自己会再次摔倒。

         “好像、好像扭到脚了……”少年仰起脑袋看向男人,配上雾蒙蒙的双眼显得又是委屈又是可爱。

         塞恩勒很享受少年主动地跟他进行亲密接触,但是现在明显不是一个好的时候。于是塞恩勒只能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抱起他的主人走出浴室。

         惟森因为脚踝上传来的阵阵疼痛感而皱起了眉头,以至于他甚至忘了自己现在还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塞恩勒将少年放在柔软的床褥上,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脚踝,“这里吗?”

         “唔……轻点儿、疼。”

         惟森痛得抽了一口气,他睁大眼睛仿佛在控诉一样瞪着塞恩勒。

         塞恩勒最喜欢的就是少年这双会说话的眼睛,当即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顺势将光溜溜的少年压在了自己的身体下面。

         “塞恩勒,你、你……”惟森终于发现自己所处在的危险境地了,他伸手想要推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然而在下一刻少年整个人都僵住了。

         感觉到自己下面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不轻不重地握住,少年都快要哭出来了。虽然塞恩勒之前不是没有对他做过这种事情,但是、但是以往基本上都是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啊!让他在神志清醒的时候跟塞恩勒做.爱,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塞恩勒,你先、先放开我……”

         惟森怎么也推不开身上的男人,又是慌乱又是无措之下急得眼眶都要红了。塞恩勒看见少年这个样子终归还是会心软的,他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将腿挤进了少年两条细长的腿中间,双手撑在床褥上,就这么半压半跪在少年的上方。

         “宝贝儿还是接受不了跟我做.爱么?”塞恩勒从上到下打量着少年的身躯,这具身体光是看起来就已经很美丽很诱人了,令塞恩勒的呼吸无法抑制地急促粗重了起来。

         “我、我……”惟森在塞恩勒目光炯炯之下最终还是无法做到面不改色地撒谎,但是在这种状态下他又没有办法逃避。少年索性紧紧闭上双眼,狠下心说出了实话,“是的,在神志清醒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不了跟你做.爱。塞恩勒,如果你是真的想、想跟我做的话,那就拜托你对我下点儿催情的药吧。这样、这样你会舒服一些,而我也会好受一些。”

         惟森把话说完以后就开始安静地等待着塞恩勒的反应。然而到了最后,他只能感觉到自己被温柔地抱起来,紧接着光溜溜的身体被套上了一件衣服。

         塞恩勒看着少年的脸,漆黑的眼底一片晦暗不明。他将少年轻轻平放在床上,然后自己也平躺在少年的身旁。

         “既然宝贝儿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不能继续强迫宝贝儿啊……”

         惟森原本睁着眼睛有些茫然无措,听见塞恩勒的这句话,少年抿唇,最终默默闭上了眼睛。

         ——真是够不要脸的啊,说得好像塞恩勒从来没有强迫过他似的!

         塞恩勒灼热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压抑和忍耐,他稍微坐起来一点儿,尽量放轻力度伸手揉着少年的脚踝,“宝贝儿今天怎么这么不小心?心里都在想着些什么呢?”

         “没、没有。”惟森闻言立刻红了脸,“是因为、因为洗完澡以后我才发现、发现那里还是很不舒服,所以才会一不小心……”

         塞恩勒见少年的神情又是窘迫又是羞愤,双眼还止不住地四处乱瞄,立即明白了少年口中的“那里”是指什么地方。他故作沉思,好一会儿才压抑住唇角的笑意,凑近少年的耳畔低声问道,“所以……宝贝儿是怪我太粗暴了?”

         少年果然跟塞恩勒预料中的一样恼羞成怒了,他立刻抬脚朝塞恩勒的下身踹过去,明显是一时之间连自己脚踝上还有伤痛这回事儿都忘记了。

         “你……唔——”

         结果惟森当然不可能真的踢中他想要命中的目标,而是踹在了塞恩勒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来的手上。少年顿时疼得连声音都变调了,心里莫名地有些恼怒又有些委屈。

         惟森眨巴着眼睛开始吧嗒吧嗒地掉眼泪。他气鼓鼓地趴在床褥上将脸埋进手臂里,背对着男人一句话也不说。

         塞恩勒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主人这么……可爱的样子,令人恨不得抱起来压在身下狠狠地蹂.躏和欺负。男人勉强按捺住内心的冲动,竭力压抑着身上翻涌的、蠢蠢欲动的*,将少年清瘦的身躯抱进自己的怀里。

         少年明显是在抗拒着塞恩勒的拥抱,然而少年的挣扎轻而易举就被男人给化解了,最终他还是被男人结结实实地搂进了怀里。

         “宝贝儿乖,不哭。”

         塞恩勒的声音跟动作一样温柔,他伸手想要替少年擦干脸上的泪水,手却被少年使劲儿地拍开了。少年用自己的爪子随便抹了把脸,咬着唇仍然不说话,也不愿意看塞恩勒一眼。

         “宝贝儿,我错了。”塞恩勒于是知道他的主人是真的生气了,他毫无心里阻碍地向少年服软,主动认错,“刚刚我不应该躲开的,宝贝儿别生气,宝贝儿想要怎么样惩罚我都可以的啊……”

         少年终于重新将目光移到塞恩勒身上,声音软糯但是语气生硬,“即使你不躲开我也还是会痛的啊,这不是你的错,塞恩勒,错的人是我……”

         “不,宝贝儿没有错呢,宝贝儿是永远都不会错的啊。”塞恩勒挑唇微笑,温柔地亲吻少年的眼睛。

         惟森皱起眉头别开脑袋,他伸手使劲儿推开了那名紧紧抱住他的男人。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惟森都还是无法喜欢上塞恩勒的亲吻。

         紧接着在塞恩勒惊讶的目光中,少年的神情有一瞬间就像是回到了过去一样——傲气而高贵,仿佛连说话的语气也流露出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塞恩勒,以后——你不可以调戏我!”

         塞恩勒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扶额失笑。原来……他的主人刚才闹别扭是因为这个吗?

         看见塞恩勒似乎是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惟森心里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那一点点底气很快就烟消云散。少年抿起唇,漂亮的桃花眼渐渐黯然失色。

         “是,我的主人。”塞恩勒轻轻握住少年受伤的的脚踝,尽量以不会弄疼少年的力度慢慢揉捏着。他微笑,脱口而出的竟然是久违的称呼,“我很喜欢你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呢,主人。”

         惟森白皙的脸再次变得嫣红一片,这次是因为恼怒和耻辱,“塞恩勒!”

         “难道宝贝儿不喜欢我叫你‘主人’吗?”塞恩勒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可是我这么称呼宝贝儿已经八年了呢……”

         “主人么?”

         看少年的神情明显是真的生气了,虽然连惟森自己也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怒火来自哪里。他忍住脚踝处的疼痛挣脱了塞恩勒的手,语气冰凉,“赛斯尔·卡兰的孪生弟弟、奥尔城的长老大人塞恩勒·卡兰……啊,能被塞恩勒大人你称呼我为‘主人’整整八年,这还真是我惟森·太希特的荣幸呢……”

         塞恩勒当然听得出来惟森的这番话里充满了嘲弄和讽刺的味道,但是塞恩勒实在是太了解他的主人了,他非常清楚少年为什么突然之间又别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