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4
        听到这里,络络忍不住捂脸。果然只要是卡兰家族的人都会自动打上“占有欲、掌控欲突破天际”的标签吗?

         科比得到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终于走开了,临走前还对爱莉丝做了一个手势,大致是“好吧,你赢了”的意思。

         络络看着科比的背影,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栗子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爱莉丝小姐,他是你的朋友对吗?”

         “怎么了,你喜欢他吗?”

         爱莉丝强势地搂着络络走到一个并不怎么引人注意的角落里,络络下意识地背靠在墙壁上,然后她看见爱莉丝伸出修长的手臂撑在她的脑袋旁边。

         络络弄清楚现在的状况后立马就激动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而且将她“壁咚”的人还是这样一只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的妹子……

         爱莉丝看着络络目光炯炯、小脸红红、明显是一副又兴奋又羞涩(?)的神情,禁不住低头朝她的脸蛋儿又凑近了一些,语气带着几分前所未有的认真与执拗,“亲爱的,我很喜欢你呢——所以你别想着接受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

         络络看着爱莉丝乌黑透红的双眼紧紧盯着她来看,长长的睫毛在轻轻扇动,优雅魅惑而又危险。

         “是吗?刚好我也挺喜欢你的,要不然我们就尝试着在一起吧?”

         络络眨巴着清澈干净的大眼睛笑,笑容明媚而甜蜜。话音刚落,她就稍微踮起脚用自己的唇贴上了爱莉丝鲜红艳丽的唇瓣。

         爱莉丝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勾起唇角,热情而激烈地回吻了女孩儿。

         **

         惟森听着塔诺斯轻描淡写地述说那个仿佛跟他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故事”。

         塔诺斯将这个“故事”说得非常言简意赅,惟森大概只听明白了“曾经赛斯尔很爱塔诺斯,塔诺斯也很爱赛斯尔;但是后来赛斯尔屠杀了塔诺斯的整个家族——爱之深恨之切,所以塔诺斯开始恨赛斯尔”的意思。

         “那么——你现在是跟赛斯尔住在一起对吗?你、你在这里只是为了杀掉赛斯尔替你的家族报仇吗?”

         惟森错愕地睁大眼睛看着笑容温暖而柔软的青年,忽然觉得有些难受有些心酸。难受是因为他的朋友待在这里的目的竟然是要杀掉塞恩勒的孪生哥哥,心酸则是因为塞恩勒的孪生哥哥曾经居然这么伤害过他的朋友。

         虽然他心里不喜欢塞恩勒,但即使是塞恩勒对他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的时候,他也没有过“迟早有一天要杀掉塞恩勒”这种想法。所以现在知道塔诺斯报仇这件事或多或少会牵连到塞恩勒,他心里就莫名的有点儿不舒服。

         塔诺斯摇了摇头,“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

         “还是、还是你想要屠戮整个卡兰家族?”

         “就算我想,可是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啊……”塔诺斯无奈地摊手,他盯着少年,眉头忽然一挑,“惟森,你这种紧张万分的神情,我可以直接理解成——你在担心塞恩勒吗?”

         惟森一愣,“我有吗?”

         “没有么?”塔诺斯眯眼笑了,“那你倒是跟我说一说,除了塞恩勒,在卡兰家族里还有谁是你会担心的?”

         塔诺斯的话刚说完,惟森就微微蹙起了眉,因为他看见有几名统一穿着深蓝色魔法袍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其中为首的男人朝惟森微微鞠躬,“这位先生,我们大人有事情需要找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大人是谁?”塔诺斯见状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几个男人看也不看塔诺斯一眼,只是盯着惟森的脸继续低声说道,“惟森先生,在奥尔城里我们并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我们也只是遵照主人的命令办事而已,请你配合一下。”

         听到最后两句惟森就有些心软,他忍不住问道,“你们家大人认识我么?他知道我叫惟森?”

         为首的男人忍耐着回答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能猜测——既然我们大人知道你的名字,应该是认识你的吧。”

         惟森没有再犹豫,“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就……”

         “不行——”塔诺斯敏锐地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儿,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他伸手一把拉住少年的手腕,“惟森,你不能跟他们去见那个所谓的‘大人’……”

         为首的男人这才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塔诺斯一眼,然后他身边站着的四个男人就动了,有两个男人死死地扣住惟森带他离开,另外两个男人留在原地不让塔诺斯有半点儿发出其他声音的机会。

         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任何人发现,塔诺斯的五指间有一点暗金色的光芒微微闪了闪,然而——稍纵即逝。

         塔诺斯最终还是将紧紧握在手心里的东西收回了自己的随身空间里。锢法绳虽然能禁锢住任何魔法师的所有魔法力量,但是对于空间系魔法师的随身空间却是例外,即使所有的魔法力量都被禁锢住了,但是空间系魔法师的随身空间就是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塔诺斯低下头盯着自己开始颤抖的手忽然笑了起来,金色的发丝遮挡住他的整张脸,没有人看得到他的嘴唇正在微微开合,缓缓说出了一句无声的话。

         ——“惟森,对不起。”

         **

         在被带走的路上惟森不可避免地被打晕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踝都已经被一条铁链紧紧缠住,而且看铁链的材质应该是锢法陨铁。

         然后惟森听见有几个男人在他身旁窃窃私语——

         “真是可惜啊,小脸蛋儿长得这么精致这么好看居然不是女孩子!”

         “唔,男孩子啊……那我们还要不要上啊?”

         “那么恶心!要上你上!”

         “对啊!你行你上!”

         “……”

         惟森蹙起眉头,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侧躺在床上。少年伸出舌尖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唇瓣,嗓子有点儿干涩,“你们、想要干什么?”

         那些男人发现他醒了,其中一个看着少年精致柔美得有些过分的五官,把心一横,“我上就我上!男孩子怎么了?重要的是脸蛋儿够俊俏皮肤够水嫩,这种顶级货色平常在异世大陆上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呢!”

         眼看几个男人被自己说得蠢蠢欲动,他接着劝解道,“更何况我们在这里做了他也不会有人知道,怕什么?”

         惟森的心蓦地跳了跳,他望着几个男人朝他这个方向凑近,勉强发出威胁的声音,“如果你们不立刻放我离开这里,你们就别想完好无损地走出奥尔城了。”

         几个男人听见少年软软糯糯的嗓音,眼睛开始发直发亮,笑容淫.秽而浪荡,“是吗?那就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惟森感觉到几只大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还要时不时地捏一下掐一把,禁不住有些晕眩恶心。他又是厌恶又是嫌弃地闭上双眼,心里模模糊糊地想着,明明塞恩勒也对他做出过这种事情啊……可是为什么塞恩勒对他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他却没有觉得难以接受到这个程度呢?

         四周嬉笑怒骂的声音戛然而止,但是惟森仍然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应。少年洁白的额头开始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秀美的眉头也随之蹙得更紧了。

         “宝贝儿……”

         黑发黑瞳的男人走进偌大的房间里,浑身上下凌厉而肃杀的气息因为靠近侧躺在床上的少年而逐步收敛。塞恩勒皱着眉头心里有些后悔,刚刚他不应该一时冲动……把这些男人全部杀掉的。

         不过或许没关系吧,即使这些男人都死了他也有办法查出到底是谁指使这些男人对他的主人做出这种事情。

         “宝贝儿……”

         塞恩勒低头亲吻着少年紧抿的唇,伸手就要解开少年身上紧紧缠绕的铁链。谁知道他刚刚解开少年脚踝上的锁链,少年就睁开了双眼,目光澄澈而干净。

         “塞恩勒?”

         “嗯,我在。”男人暂时停下手里的动作,他低头虔诚地亲了亲少年白皙的脸颊,“宝贝儿不怕,现在没事儿了。”

         “塞恩勒……”

         少年的脸渐渐变得潮红一片,他手腕上的锁链还没有被解开,于是少年就这样直接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脖颈儿。

         “我……我现在需要银月花的汁液……”

         塞恩勒这才发现少年的异常,他摸了摸少年因为疼痛而紧紧蹙起的眉梢、以及被细细密密的汗水所打湿的额头,手上的触感都是冰凉一片。

         塞恩勒皱眉,“这一次怎么会发作得这么快……”

         惟森当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少年的嗓音软软的、糯糯的,甚至还渗出了几分温顺的乖巧,“塞恩勒,你给我、好不好?”

         这句话很有一语双关的意思。塞恩勒看着少年清澈干净的桃花眼,心头微微一动。他紧紧盯着少年那双彰显清醒的眼睛,声音带着一丝温柔的蛊惑,“宝贝儿,你刚刚说了什么?再说一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