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1
        莎儿一下子愣住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尖声质问道,“爱莉丝,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这么做明明是你……”

         “莎儿,你的意思是——我唆使你去诬陷惟森吗?”爱莉丝挑眉,“我唆使你做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处?惟森是塞恩勒哥哥的恋人,塞恩勒哥哥从小到大都那么疼爱我纵容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的恋人?”

         络络睁大眼睛在一旁帮腔,“莎儿小姐,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爱莉丝小姐跟我说过你在她心里是跟她最要好的朋友了,但是你现在居然让爱莉丝小姐替你背黑锅?莎儿小姐,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们、你们……”莎儿气蒙了,她面容扭曲,咬牙切齿地说,“爱莉丝,你这个、这个贱人!怪物!你们卡兰家族的人全都是喜欢同性的怪物!赛斯尔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身为奥尔城的城主大人居然还能这样放纵你们,他也是一个怪……啊——”

         破口大骂的声音骤然变成了刺耳的尖叫声,莎儿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蛋儿摔倒在地上,汩汩鲜血从她的指缝间流淌出来,打湿了莎儿身上精致美丽的小礼服。

         “看来,哥哥大人你的精神系魔法又提升了不少啊!”爱莉丝走到塞恩勒身边,笑吟吟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种场面真是太血腥了,现在可还在举办着爱莉丝的生日派对呢。”赛斯尔好歹作为塞恩勒的兄长,并且还是第一城的城主大人,他尽职尽责地怪罪了塞恩勒一两句,最后摊了摊手,“无论是身为一名绅士还是一位贵族,我最看不得的就是美丽的姑娘被这么粗暴残忍地对待了……”

         塞恩勒眉头微挑,爱莉丝也露出了她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然后他们听见赛斯尔继续说道,“——所以我只能不留在这里继续看下去了。”

         “还有,塞恩勒,既然这位漂亮的小姐是你伤害的,那么这里就交给你处理好了。”赛斯尔又露出了他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我相信你能将这件事情处理妥当的呢。”

         塞恩勒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他当然看得出来赛斯尔这个时候离开是为了逃避责任兼躲避麻烦,他这个孪生哥哥最怕的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事儿了。

         赛斯尔于是华丽退场,当然离开前他没有忘记将隐藏在人群的俊美青年一起拉走。

         这个时候莎儿已经不尖叫了,但她还是紧紧捂住自己的脸颊,双肩在一抽一抽的,捂脸的双手已经鲜血淋漓。

         赛斯尔拉着青年的手在离开之前想了一下,还是说道,“对了,有一句话莎儿小姐其实说得没错——我也是一个怪物。还有,我纵容塞恩勒和爱莉丝喜欢同性的原因是——我自己也喜欢同性呢。”

         围观群众:wtf?!

         “我身边这一位就是我的恋人——塔诺斯。”

         赛斯尔凑过去亲吻塔诺斯。塔诺斯仍然笑得一派阳光灿烂,他眯眼,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大方方地回吻赛斯尔。

         “如果莎儿小姐实在是看不惯同性恋的话,那么莎儿小姐可以选择离开奥尔城。况且我也认为莎儿小姐不适合继续居住在奥尔城。”

         围观群众:红果果的仗势欺人啊……

         谁不知道在异世大陆上——如果一名贵族被赶出了他的家族所隶属的那个城,那么这名贵族的身份就会彻底沦为一个普通的平民啊!

         **

         当天晚上,爱莉丝的生日派对圆满(?)结束。

         塞恩勒坐在宫殿的正厅里快速地处理着一些收尾工作,他的对面坐着正在优哉游哉喝着咖啡盯着他来看的赛斯尔。

         “其实这些事情你都能处理好啊,塞恩勒,我也完全没有待在这儿的必要呢。”赛斯尔这么说着,心里更是想他坐在这里还不如早点儿回去跟塔诺斯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呢。

         塞恩勒懒得理会赛斯尔,他慢慢眯起了双眼,仔细回想着今天发生在惟森身上的事情。

         恶意诬陷惟森的莎儿·琼丝塞恩勒已经按照赛斯尔的意思赶出了奥尔城,对惟森出言不逊的妮娅·丽达塞恩勒也已经安排好了相关的报复,至于那几个想要欺辱玷污惟森的魔法师塞恩勒更是已经杀人灭口了……

         但是,真正派出那几名魔法师的幕后主使才是最令塞恩勒感到头疼的。

         ——第七城的城主大人玛德,以及、雷诺。

         雷诺并没有死,这个消息让塞恩勒非常惊讶,然而令他更加惊讶的是雷诺不知道用了些什么手段,居然勾搭上了第七城的城主大人玛德,并且让玛德心甘情愿为雷诺所用——玛德跟惟森无冤无仇,将惟森捉起来肯定不是玛德的意思;既然不是玛德,那么就只有玛德身边的、痛恨着惟森的、雷诺了。

         塞恩勒拧起眉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想要对雷诺展开报复就必须得先将玛德摆平;但是假如他杀掉了玛德,就有可能会影响到某些他和赛斯尔谋划了很久很久的、计划。

         “哥哥大人,在思考些什么呢?”

         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被放在了塞恩勒面前,塞恩勒怔了怔,回过神来以后下意识地抬头看向站在他面前的爱莉丝。

         爱莉丝端着一杯色泽幽暗的红酒,她轻轻摇晃着手里的高脚玻璃杯,“在苦恼些什么呢,嗯?”

         “当然是关于他家宝贝儿的事情啊。”赛斯尔漫不经心地一语道破。作为一位兄长,他还算尽职地斥责道,“爱莉丝,今天在生日派对上你也太乱来了,这么肆无忌惮,你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呢,人生可就只有一次二十岁生日哦,当然得尽情地放纵自己啊!”爱莉丝眨眼,这样令她看起来有一种媚眼如丝的撩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今天——在我二十岁的生日派对上,我找到并且拥有了我的真爱。”

         “塞恩勒,我看你今天也‘收获颇丰’哦。”爱莉丝拍了拍塞恩勒的肩膀,明显心情很好很愉快,“那个孩子看起来似乎温顺了不少呢,你快跟我说一说你到底是怎么调.教他的啊?不过你居然能狠下心去调.教那么纯洁那么可爱的孩子,我还是蛮佩服你这份儿魄力的……”

         “滚。”塞恩勒抿起薄唇,最终还是忍不住扶额低笑了起来,“调.教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舍得用在我家宝贝儿身上呢。”

         “是吗?我看你这是故意藏着掖着吧塞恩勒。”爱莉丝撇了撇嘴,“不要那么吝啬嘛,其实你应该将这些东西教给赛斯尔的,让他也回去好好地调.教一下那个……”

         无辜躺枪的赛斯尔:“……爱莉丝!”

         “不要这么瞪我,赛斯尔,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回去以后确实应该好好地管着你那位跟你‘情深似海’的恋人,否则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在他的手上——并且你却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也不知道。”

         爱莉丝慢慢把话说完,然后将高脚玻璃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她随手将空了的酒杯扔在桌子上,轻笑着扬长而去。

         没有任何人发现,赛斯尔徐徐摩挲着咖啡杯的指尖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眯眼,目光安然而沉静。

         赛斯尔站了起来,“我也要回去……”

         “等一下,赛斯尔。”塞恩勒终于抬头看向他,脸上的神情淡淡的,但是赛斯尔看得出来塞恩勒的内心并不像他的表面看起来这么沉稳平静,“你等一会儿再回去,我有事情、现在想要跟你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