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7
        “这位大人,我觉得你和爱莉丝长得非常相似,但是我知道你不是赛斯尔大人——尽管你跟赛斯尔大人长得也挺像的。”女孩儿露出得体礼貌的微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莎儿’,是爱莉丝的好朋友。”

         “莎儿·琼丝么?我曾经听爱莉丝提起过你,爱莉丝跟我说——她还追求过你呢。”出于礼貌,塞恩勒接下了莎儿的话头。

         “是的,爱莉丝对我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着实是令我受到了惊吓。说实话,比起美丽的同性我更喜欢英俊的异性呢。”莎儿笑了,是那种落落大方的、令人很容易心生好感的笑容,“但是,尽管我不能接受爱莉丝的追求,我也不会因为她喜欢同性而疏远她、或者是用异样的目光看待她。”

         “我知道,所以你们现在仍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对待自家亲妹妹的好朋友,塞恩勒勉强多出了几分耐性。

         “听你这么说,我认为你跟爱莉丝的关系一定非常亲密。”

         “嗯,我叫塞恩勒,赛斯尔是我的孪生哥哥,所以爱莉丝也是我的妹妹。”

         “真的吗?”莎儿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然后再次笑了起来。这次不再是礼貌性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莎儿说,“真是抱歉,刚刚是我失礼了。说实话,塞恩勒大人,我认为你跟爱莉丝比较像是孪生兄妹。”

         不等塞恩勒说话,莎儿就微笑着问道,“对了,塞恩勒大人,我可以邀请你成为我今天晚上的舞伴吗?”

         “很抱歉,不可以呢。”塞恩勒感觉得到他的主人正在朝他走过来。他单薄的唇微微勾起,微笑道,“因为——我已经有舞伴了啊。”

         “那好吧。”莎儿露出一个略带遗憾的笑容,她摊了摊手,眼睛里闪现着睿智的狡黠,“但是塞恩勒大人,像你这么优秀而又英俊的男人,我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哦。”

         莎儿说完,嫣然一笑,然后转身离开。

         塞恩勒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他身后大概有三四步距离的少年,少年微微咬着唇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小脸上带着……带着一些他不是很看得懂的神情。

         塞恩勒微微蹙起眉,这个认知让他感到有些不悦。他走过去,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见少年轻声问他,“塞恩勒,你喜欢那个女孩儿吗?”

         塞恩勒眯起双眼,勾唇笑了,“不喜欢。”

         “你……你是只喜欢男孩子么?”

         塞恩勒漆黑的眼瞳蓦地一缩,紧接着唇边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宝贝儿是什么意思?”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惟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微微仰起脑袋看向他,“纯美的?圣洁的?乖巧的?精致的?漂亮的?可爱的?还是……”

         “不用说了,宝贝儿,无论什么样子的我都不喜欢。”塞恩勒的目光幽深暗沉,他盯着少年尖尖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喜欢男孩子,也不喜欢女孩子,所以宝贝儿没有必要这样白费心机。”

         惟森闻言,果然低垂着脑袋不再说话。

         塞恩勒轻轻抚摸着少年脸颊旁微微翘起来的发丝,“刚刚是有女孩儿过来邀请宝贝儿么?”

         “嗯。”惟森抬起头,忽然笑了,“她叫做妮娅·丽达,很漂亮的女孩子呢,我很喜欢她。”

         “是吗?”塞恩勒看着少年天真无邪的笑颜,虽然明知道事实并不是少年所说的那样,但是他听到少年亲口说出“喜欢”两个字,心里还是感到一阵不舒坦,“能让宝贝儿说出这样的话来……宝贝儿到底是有多讨厌她呢?”

         惟森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微微噘着嘴巴承认下来,“好吧,我确实有点儿讨厌她,因为她说我令她感到恶心啊……”少年的神情有些委屈,“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这种话的……”

         “那么宝贝儿想要怎样惩罚她呢?”塞恩勒温柔地诱惑,“宝贝儿知道的,只要宝贝儿开口,我一定会让宝贝儿如愿以偿。”

         尽管明知道他的主人的目的只是为了利用他去报复妮娅,但是不可否认,他居然因此感到了一丝的……高兴。他的主人对他撒谎也好,对他装柔弱装可怜也好,他都喜欢……很喜欢。

         因为这样的话他就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主人是需要着他的。他希望他的主人能够多依赖他一些,直到他成为他的主人全部的依靠。

         **

         “这就是你为爱莉丝准备的礼物吗?”

         塔诺斯微微眯起双眼,用指尖轻轻捏着一只淡红色的水晶戒指。这只水晶戒指看起来很精致很漂亮,被一条暗银色的魔法细绳挂了起来,弄成一条吊坠的样子。

         “嗯。”

         “奥尔城堂堂的城主大人居然就这么吝啬么?你确定爱莉丝是你的亲妹妹?”

         赛斯尔没有回答,他将青年手里的水晶吊坠取下来随手放进桌子上精美华丽的盒子里,然后为青年倒了一杯色彩鲜艳的液体,“要喝吗?”

         “嗯……酒后乱性么?”塔诺斯挑起眉头看着赛斯尔,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玻璃酒杯。

         赛斯尔不置可否,动作娴熟地为自己倒了一杯和塔诺斯的一模一样的酒,然后紧挨着金发青年纤瘦的身躯眯起双眼慢慢喝了起来。

         悠游自在的生活、情深不悔的爱人、其乐融融的氛围……如果没有他们的父亲打算一去不复返时留下的“遗嘱”,如果没有因为他们父亲当年的恩怨情仇而引发的腥风血雨、刻骨仇恨,那么……

         赛斯尔有些神情恍惚。那么现在——这一切就都会是真的了,而不是他在自欺欺人。

         ——“塔诺斯,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你。”

         这确实是一个错误啊,因为他现在居然开始有些怨恨他的父亲了,然而他却一点儿也不后悔这个错误的发生。

         真是……不知悔改,没有救了!赛斯尔这么想着,竟然还能笑出来,是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招牌笑容,绝对会让人眼前一亮,感觉整个宫殿都变得蓬荜生辉起来了。

         塔诺斯任由赛斯尔这么紧贴着他坐。青年低着头,柔软的金发顺着白皙的脸颊垂落下来,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于是两个人各怀心事安静地待到了晚上。塔诺斯一直就坐在那儿捧着自己的脸颊发呆,赛斯尔当然不能像塔诺斯那样呆坐着,他得处理好些塞恩勒临时交代给他的事务。

         只有在这种时候赛斯尔才能深刻地体会到塞恩勒的不容易,他不喜欢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大事琐事——甚至可以说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会感到非常不耐烦,他由衷地认为塞恩勒能把一切事务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实在是太厉害了。

         还好他的母亲把他生下来的同时还给他生了一位孪生弟弟……赛斯尔忍不住胡思乱想。

         “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塔诺斯坐在赛斯尔身旁忍了又忍,最终还是伸手忍无可忍地按住了赛斯尔的双手,“说实话,我现在已经饿坏了,亲爱的赛斯尔大人。”

         “好吧,真是抱歉亲爱的,这是我的疏忽。”赛斯尔凑过去亲吻青年白皙的额头,“走吧,我陪你去吃东西。”

         赛斯尔顺手拿起了桌子上那只小巧玲珑的盒子,陪着塔诺斯到餐厅里吃完东西,再前往爱莉丝举办生日派对的那个宫殿将礼物送给了爱莉丝。

         爱莉丝在万众瞩目下直接拆开了礼物盒子,四周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天呐,那是水晶戒指‘丽丽娅’……”

         “有赛斯尔大人这样的哥哥,爱莉丝实在是太幸福了!”

         爱莉丝轻轻捏起那枚水晶戒指,暗银色的魔法细绳顺着她的手指柔软地垂落下来。她有些嫌弃地问道,“哥哥大人,你就送给我这种东西当作生日礼物吗?”

         赛斯尔没有说话,精致柔美的脸上一直挂着温文尔雅的招牌笑容。那枚淡红色的水晶戒指名字叫做“丽丽娅”,因为传说中它的第一位主人就叫做丽丽娅,那是一位防御系具备所有属性的魔法师。传说中丽丽娅制造出了这枚水晶戒指,也因为拥有了这枚水晶戒指,丽丽娅的防御系魔法从此无人能敌、无懈可击。

         尽管佩戴者不是防御系魔法师,但是只要佩戴上这枚水晶戒指,佩戴者也会拥有非常强大的防御系魔法能量——更何况爱莉丝还和传说中的丽丽娅一样,是一名防御系全属性的魔法师。

         所以也就只有爱莉丝这个奇葩会跟塔诺斯一样说他送这份儿礼物是“吝啬”的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