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9
        最后还是赛斯尔站出来场面才能得以控制。晚上的舞会开始以后,很多贵族小姐想要邀请爱莉丝成为自己的舞伴,被爱莉丝逐一委婉地拒绝了。

         “亲爱的,我们去跳舞么?”爱莉丝笑意盎然地看着络络,顺手将一条淡红色的吊坠戴在了络络的颈部。

         “这不是赛斯尔大人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吗?”络络伸手拽着那条吊坠上的水晶戒指,有些惊讶。

         “嗯,它叫做‘丽丽娅’,现在我将它送给你。”爱莉丝温柔地说,“反正对我来说这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但是对你来说——它可以保护你,亲爱的。”

         “那你……”

         “你忘了么亲爱的,我是一名防御系魔法师,难道我还需要一枚水晶戒指来保证我的安全吗?”

         络络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如果这个时候络络不是理所当然地相信了爱莉丝,而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去问一问其他人关于“丽丽娅”的传说,那么她所得到的答案一定会令她大吃一惊。

         “塞恩勒大人,我又遇见你了。”莎儿走到那名黑发黑瞳的男人面前,嫣然一笑,“塞恩勒大人,我可以再次邀请你成为我的舞伴吗?”

         “不可以哦,塞恩勒是不会去跳舞的。”塞恩勒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拒绝,一旁的惟森就伸手挽住了男人的手臂,眼睛弯弯笑容甜甜,语气骄横而挑衅,“因为塞恩勒要留在这里陪我呢。”

         ——恃宠而骄、蛮不讲理,这样的他不知道塞恩勒还喜不喜欢呢?

         但是一想到塞恩勒会讨厌他,惟森心里就莫名的有些难受。他压下心底隐隐的不快,抬头看向塞恩勒,询问的语气透着若有若无炫耀的味道,“对吧,塞恩勒?”

         “是的——所以抱歉了,莎儿小姐。”塞恩勒微笑,跟身旁的少年十指相扣。

         莎儿震惊了,“你们、你们……”

         “是的哦,不过莎儿小姐刚刚也说了,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这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莎儿小姐就不要怀着八卦的心情来关心我们的私事了。”惟森强撑镇定把这句充满嘲讽的话说完,然后冷着一张小脸拉着塞恩勒走开了。

         塞恩勒明显心情很是愉悦,他任由惟森拉着他走了一段路,最后才停下来捧着少年白皙的脸蛋问道,“宝贝儿不高兴吗?”

         “嗯。”惟森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既然你不允许我跟其他人有任何的肢体接触,那么我也不喜欢你跟他们说那么多的话。更何况刚刚那个‘莎儿’长得那么漂亮……塞恩勒,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她长得漂亮吗?”塞恩勒努力回忆了一下莎儿的容貌,发现完全没有“漂亮”的感觉。他盯着少年有些不自然的神情,微微一笑,“好,既然这是宝贝儿不喜欢的事情,那么——我不去做就是了。”

         **

         “爱莉丝,”莎儿急匆匆地找到了正在和络络柔情蜜意的爱莉丝,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情绪问道,“你的哥哥塞恩勒——他也是喜欢同性吗?他身边的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爱莉丝看见莎儿,唇边温软柔和的笑容微微收敛。她扬起眉,故作诧异道,“是吗?塞恩勒哥哥他喜欢同性么?这个我真的不太清楚呢。”

         “莎儿,莫非你看上我家哥哥大人了?”爱莉丝看着对面的女孩儿美丽的脸蛋,眨了眨眼睛,“唔——虽然我不太清楚哥哥大人到底是喜欢同性还是喜欢异性,但是我知道他喜欢柔弱纯洁的人、讨厌恶毒虚伪的人。”

         “莎儿,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好朋友对吧?既然你喜欢我的哥哥大人,我当然会帮你想办法啊。”

         爱莉丝勾起艳丽的唇,微笑。莎儿万分感激地看着爱莉丝,并没有看到爱莉丝眼底渐渐积聚的、浓郁而深沉的神采。

         **

         塞恩勒最后当然没有责罚贝拉,而是让她将功补过,一定要调查出那个想要祸害惟森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惟森站在旋转楼梯的底部,看样子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刚刚贝拉来找塞恩勒了,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塞恩勒禀报,而塞恩勒又显然不想让他听见这件事情。于是塞恩勒就让惟森站在这里等他,而他跟贝拉到旋转楼梯的顶端去了。

         “请问你叫惟森——对吗?”

         莎儿走过来,脸蛋儿上绽放出落落大方的笑容。惟森瞥了她一眼,因为心虚而有些心慌意乱。于是少年紧绷着一张小脸高冷(?)地移开了视线。

         “惟森,你喜欢塞恩勒大人吗?”莎儿见状并不气馁,而是微笑着继续问道。

         惟森仍然面无表情目光冰冷(?)。

         莎儿脸上礼貌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她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少年的手臂,假装苦口婆心地劝说,“你是一个男孩子啊,你不应该喜欢塞恩勒大人的,惟森。”

         少年的神情终于发生了一点儿变化,他将淡漠(?)的视线放在莎儿身上,不自觉地抿起了单薄湿润的唇。

         “惟森,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塞恩勒大人,那么你舍得让他跟你一起被人们在茶余饭后议论么?如果塞恩勒大人是真心实意喜欢你的话,他也一定舍不得这样……啊!”

         莎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她那被精致美丽的小礼服包裹着的娇躯忽然就柔弱地跌倒在了地上。莎儿抬起脸蛋儿,泫然欲泣的样子显得非常楚楚可怜,“惟森,尽管你不想听见我说的这些事实,也不需要这样子对待我啊……”

         惟森愣在了原地,手臂举在半空中还没有收回来,就这么呆呆地维持着刚刚被莎儿拉住了手臂的那个姿势。

         他……做了什么?

         不,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啊,是莎儿、是莎儿她自己突然摔倒在地上的。

         下一刻,惟森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的塞恩勒。那名黑发黑瞳的男人肌肤苍白而微微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唇色同样非常淡薄,只有一双漆黑晦暗的眼睛显得格外深沉幽邃。

         “莎儿小姐,你怎么了?”塞恩勒薄唇轻启,非常有绅士风度地伸手扶起了莎儿,动作温柔而优雅。

         惟森愣愣地盯着男人的侧脸,过了好一会儿才眼神木然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他听见莎儿用甜美但是饱含委屈的嗓音控诉道,“塞恩勒大人,我不知道刚刚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因为惟森他突然就、就动手将我给推倒了……”

         塞恩勒微微眯起双眼,他看向惟森,然后无声地笑了起来,“宝贝儿,将莎儿小姐推倒——这真的是你做的吗?”

         惟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显而易见的厌恶。塞恩勒唇边的笑容显得更加愉悦了,他的主人果然还是这么干净这么可爱这么不屑于隐藏自己嫌弃憎恶的情绪啊……

         银发少年白皙的手突然高高扬起,然后重重落下,直接将莎儿给打蒙了。这种情况是塞恩勒和莎儿都始料未及的,以至于他们现在一时之间竟然不能反应过来。

         塞恩勒以为他的主人会生气会愤恨、但是以他的主人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出动手打人这种事情来;莎儿以为惟森会急于向塞恩勒解释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怎么可能猜得到惟森居然当着塞恩勒的面还敢打她一巴掌……

         莎儿捂着自己被打肿了的脸颊,失声尖叫,“惟森,你、你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你凭什么打我?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呢!你这个……”

         “因为我乐意啊,莎儿小姐。”惟森眯眼笑了,他问得非常天真无邪,“你以为你是谁呢?我为什么不可以打你?”

         莎儿尖声喊道,“塞恩勒大人,你看他……”

         “宝贝儿,莎儿小姐说得对,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呢?”

         惟森闻言弯起眼睛笑了,果然塞恩勒是无法接受这样恃宠而骄、蛮不讲理的他的吧?既然这样的话……

         “宝贝儿,手打疼了么?”塞恩勒伸手轻轻握住少年的五指,他凑近少年,温热的呼吸打在少年的脸颊上,暧昧而温存,“宝贝儿听话,以后不可以再随便动手打人了,因为打这种人只会弄脏宝贝儿的手。”

         “——所以宝贝儿以后想要打谁直接告诉我就好,毕竟不是任何人都值得宝贝儿亲自去打的。”

         惟森愣住了,湛蓝的桃花眼睁得圆溜溜的,“塞恩勒……”

         “宝贝儿不喜欢她是么?”塞恩勒瞥了一眼一旁的莎儿,“刚好我也很不喜欢她呢——这个刚刚在诬陷宝贝儿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