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5
        虽然赛斯尔说爱莉丝的生日派对真正会忙的人是塞恩勒,但实际上赛斯尔也并不轻松。

         等到赛斯尔忙完手头上的事儿就立刻去寻找塔诺斯的所在。他找到塔诺斯的时候,后者正独自坐在宫殿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紧皱着眉头,一副脸色不是那么好看的样子。

         “怎么了?”赛斯尔走过去从后面搂住青年细瘦的腰身,单薄的唇瓣贴着青年的耳廓,语气暧昧不明,“不高兴吗?谁惹你生气了亲爱的?”

         “没事儿。”

         塔诺斯皱着眉头拍开赛斯尔环绕着他腰身的手,赛斯尔这才发现青年原本雪白干净的肌肤上多了一些斑驳的痕迹。赛斯尔一把捏住青年的手腕,尖锐的目光落在青年露出来的一截手臂上。

         “亲爱的,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吗?”

         塔诺斯不喜欢赛斯尔在他身上留下太多明显的痕迹,尤其是在容易被人看见的地方,比如颈部、比如脸上、比如手脚。赛斯尔一直都清楚地记得塔诺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所以他不可能在塔诺斯的手臂上留下这种斑驳而暧昧的痕迹。

         “我刚刚在这里看见惟森了,就跟过来跟惟森聊了几句,谁知道有人过来找我们的麻烦。”塔诺斯实话实说,然后禁不住撇了撇嘴巴,“那些人碰过我了,这些痕迹就是那些人留下来的啊。”

         赛斯尔的目光顿时阴沉晦暗得可以拧出水来,“他们……碰过你了?”

         “赛斯尔大人,你想到哪儿去了?”塔诺斯笑了,促狭中透着些许意味深长,“你以为异世大陆上‘异类’真的有那么多吗?不过说到‘异类’这种东西,你们卡兰家族还真是专门生产‘异类’啊……”

         赛斯尔想到自己的孪生弟弟塞恩勒和亲亲小妹爱莉丝,心底也觉得有些无可奈何,不过更多的还是理解和纵容。反正他都已经尽了作为“哥哥”的职责苦口婆心地劝过自己的弟弟妹妹了,他们仍然“执迷不悟”喜欢同性完全不能怪他的啊——对吧?

         “好吧,就算他们不是‘异类’——但是他们同样不可饶恕。”赛斯尔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青年肌肤上青紫的痕迹,笑容犹如春风一样温暖和润,双眼里一闪而逝的阴狠暴戾却令人不寒而栗。

         塔诺斯没有开口继续说话,他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臂,抿唇微微弯起眼睛笑着,沉静地看着赛斯尔变幻莫测的神情。

         ——卡兰家族从来不会有真正温柔、真正和善的人,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然而即使明明很清楚事实是这样的,可他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深深爱着这个骨子里其实并不温柔、也并不和善的男人。

         **

         这一次银月花汁的“瘾”发作得让塞恩勒和惟森都措手不及,然而尽管如此,塞恩勒的心情还是异常愉悦。

         原因很简单,他的主人对待他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尽管他现在暂时还不知道这种变化的原因所在。

         这一次*他的主人表现得其实并不算乖巧,但总算还是顺从的,意识清醒的时候他的主人也会勉强配合着他尝试各式各样的姿势,最后体力耗尽,就只能软绵绵地跨坐在他身上被他搂在怀里任意摆弄了。

         “塞恩勒,我不要了……你先停下来,我们来谈一谈正事好吗?”

         惟森手腕上缠着的铁链还没有被解开,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能继续搂着塞恩勒的脖颈以防自己会滑下去。

         塞恩勒伸手紧紧揽住少年纤细的腰身,让他不会那么辛苦。他亲吻着少年无意识地微微张开的粉唇,嗓音沙哑而暧昧,“我们现在就在干正事儿啊,宝贝儿。”

         “我、我会死的,塞恩勒,你果然是希望我死的——对吗?”惟森似乎有些委屈,神情看起来泫然欲泣,“银月花汁的‘瘾’……如果不尽快戒掉的话……唔——”

         因为达到高.潮而满足的男人终于停了下来,他看见少年的神情在刚刚那一瞬间忽然变得迷离又茫然,不禁低笑了一声,随手就将少年手腕上的铁链解了下来,然后把少年的身躯翻转过来,让少年背靠着坐在他怀里,等待着少年缓过神来。

         “宝贝儿,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关于戒掉银月花汁的‘瘾’的方法,我一直都有让人研究……”塞恩勒轻轻舔了舔少年的脸颊,嗓音温柔地对少年解释着。说到这里,塞恩勒漆黑的眼睛里划过一丝晦暗的神采,“但是……”

         惟森听到“但是”两个字就已经知道塞恩勒要说的结果了,他听着塞恩勒渐渐沉了下去的声音,赶紧张口说道,“不、不是的,是有办法戒掉银月花汁的‘瘾’的,我、我……”

         塞恩勒见少年因为紧张而有些语无伦次,他伸手扯过一旁满是皱褶的被褥为少年遮挡光裸的身躯,“宝贝儿不急,慢慢说。”

         惟森闭上双眼缓了缓神,努力压抑住在塞恩勒面前有些忐忑不安的情绪,“塔诺斯说他有办法戒掉银月花汁的‘瘾’,所以、所以……”

         说到最后惟森又是结结巴巴的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微微喘了一口气,果然在塞恩勒面前他做不到神情自若地演戏,络络还是太看得起他了,他怎么可能做得到络络所说的“逢场作戏”呢?毕竟在过去的十六年里,以他清高骄傲的性格甚至连“强颜欢笑”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啊!

         可是络络对他说,塞恩勒喜欢他或许就是喜欢他的性格,如果他将自己的性格改得面目全非,塞恩勒说不准就会厌恶嫌弃他了。

         所以惟森才会刻意地改变自己,他不太清楚塞恩勒讨厌什么类型的人,于是只能一点儿一点儿去慢慢地尝试。

         “塔诺斯?”塞恩勒的目光微微闪了闪,“他什么时候跟你说的,宝贝儿?”

         惟森眨巴着眼睛实话实说,“就在刚刚。”他犹豫了一下,紧接着说道,“但是、赛斯尔在塔诺斯的手腕上系了一条锢法绳,塔诺斯在不能使用魔法力量的情况下、也没有任何办法……”

         塞恩勒微微眯起狭长的双眼,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好半天他才再次开口说话,却不是接着惟森的话题,而是质问惟森另一件事情。

         “宝贝儿,我记得我安排了一名女仆随时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呢,但是宝贝儿刚刚居然出事儿了——那名女仆呢?”

         “我……是我执意不让贝拉跟在我的身边的,因为我认为她就像是在监视我一样,令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惟森低下头伸出微凉的指尖去触碰男人温暖的手,轻声解释道,“塞恩勒,这件事情跟贝拉没有任何关系。”

         塞恩勒感觉到少年若有若无的触碰,直接将少年凉凉的小手握在了掌心,好听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意味深长,“是吗?”

         话语中“不相信”的味道太明显了,明显到连惟森也能够听出来。少年咬了一下薄唇,因为不忍心看见贝拉被塞恩勒责罚,最终他还是决定破罐子破摔,“因为、因为我威胁贝拉了……”

         塞恩勒一语不发,只是缓缓摩挲着少年微微透出凉意的肌肤,神情仍然温柔而宠溺。

         少年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诱人的红晕,他耷拉脑袋微微嘟着嘴巴,似乎是有些不情不愿地说道,“我威胁贝拉说——如果她跟着我的话,我就会对你说我喜欢上她了……”

         塞恩勒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勾唇笑了起来。贝拉是他在奥尔城里特意培养的魔法师之一,一直都将他奉若神明,绝对不可能、也不敢有半点儿阳奉阴违的行为。所以这一次贝拉没有遵照他的吩咐去做他才会感到疑惑不解。

         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不是贝拉“阳奉阴违”。贝拉一直都很清楚塞恩勒对待惟森的态度,也正是因为这样,惟森说出来的威胁对于贝拉来说才会正中死穴。

         塞恩勒伸手揉了揉少年一头乱糟糟的银发,唇边的笑容更加愉悦而宠溺了。所以这件事情要怪的话也只能怪他的主人太聪明了……对吧?

         “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事儿不是么?”惟森从松软的被褥里伸出另一只手,狭尖的五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颈部,“况且你不是让我戴上了这条水晶石吊坠吗?我有危险的话你能直接感知到的啊,只要你想——我肯定不会出事儿的。”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有事儿的,不是么塞恩勒?”